您好,欢迎访问易倍体育官网网站!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访问旧版]
您的位置: 首页  —  政协艺苑  —  《搬运工的披风》(四首)
《搬运工的披风》(四首)
作者:赵泽波 来源:小平干部学院(广安市委党校)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17日 点击数:

             

把一张破床单

随随便便系在脖子上

就成了一件

柔软而结实的披风

披着它像将士出征

似乎可以抵挡背后的

一切风雨雷电,以及

一切尘污和沉重


披风上的岁月褪色发黄

与他脊背上的古铜色

还有面容的黝黑

融为一体难以分辨

瞬间模糊了我的双眼


货车上如山的堆积

都要在披风上完成

最后的转身

搬运工眼神淡定,动作轻柔——

所有货物

都是他的孩子


晚霞映红了披风

我看见搬运工只顾埋头

一不小心,把硕大的夕阳

和他弯曲的背影

也全部搬进了仓库里


阑珊夜色中的一方小摊


灯光如豆

在这夜色阑珊处

一方小摊

撑起一家人的烟火


冰粉凉虾

水果烤串

手机贴膜

萤火般的营生

正好点亮广场角落

那些被璀璨遗忘的部分


路过小摊

习惯在夜色中行走的我

眼睛还是不小心被这些

微弱的灯光

刺痛了


每一粒乡土都是祖宗


贫瘠或肥沃

坡坎或平地

庄稼、树木、青草

都是无所不在的呼吸

或注视


在老家,每一条路

都拥挤着熟悉的跫音

每一块田土

都一遍遍种着家谱上

发黄的名字


在老家,我习惯赤脚下地

双手粘满泥土

山外再大的疲惫和伤痛

也会被一粒小小的收获

深深覆盖

并迅速破土成绿


春天的翻挖、夏天的锄草

以及秋天的收割

每一个动作,我会小心翼翼

善待每一粒乡土

因为它们都是我的亲人

我的祖宗


每一步都走在回家的路上


山重水复

似乎任何时候也挡不住

柳暗花明的三个字

回老家


熟悉的炊烟

老远都在招手

房前屋后喧闹的猪狗鸡鸭

还有鸟鸣与溪流

一刻不停地重复着

岁月的宁静与安祥


回来了

古井里已经找不回

那张稚嫩的笑脸

弯弯的石板路上

还能看见密密麻麻的脚印

陆陆续续消失在山腰的

坟地里


离开是为了回来

还是回来为了离开

几十年没有答案

就这样不停地走啊走

一个人

把老家装进孤独的行囊

结伴而行


就这样

无论身处何地,面向何方

即便迷失方向

甚至离老家越走越远

也总感觉脚下的每一步

都准确无误地走在

回去的路上